熱血籃球

因緣際會,某人訂得隱世場地,可以讓我們一羣同學定期打籃球.

Inoue Takehiko, Slam Dunk, 1990-1996

日子定在逢星期四的晚上, 各人下班後匆匆趕來, 有穿名牌西裝的, 有穿 T恤牛仔褲的, 或多或少顯示出不同的身份和地位, 但換上運動衣服後, 各人沒有地位之分, 只有球技上的高低.

我們一羣大叔在場上跑跑跳跳,當然不可和昔日的自己相比,體能,速度,技術通通大不如前,但勝在氣氛愉快, 失誤成了平常事,大家都欣然接受,没有指罵,只有鼓勵,大家只想享受整個球賽

我們偶然會和外來的朋友比賽. 其中一次敵方是一隊二十出頭的小伙子, 當中還有紀律部隊的成員. 他們所有的外在條件都比我們優勝,我方早已認定是場沒有勝算的比賽.正當我們萬念俱灰般踏入球場, 其一個隊友說:

"怕什麼, 大家都是擁有一雙手一雙腳, 有什麼分別?有什麼好怕?來吧!”

大家對隊友的說話也半信半疑, 但他的眼神充滿了信心, 像是告訴我們一定會勝出. 他認真的態度感染著我們四人, 我們慢慢打出水準, 所有攻守動作都變得有板有眼, 更在初段打成均勢.但礙於體力和實力的差距, 我隊漸漸成為落後的一方.我們奮力去追, 奮力去趕,都沒有成為熱血漫畫電影的主角, 我們沒有反敗為勝, 以些微分數落敗.

Inoue Takehiko, Slam Dunk,Vol 15 2018

縱然我們輸掉了比賽, 卻沒有不快的感覺. 因我們全都用上拼了所有, 斷氣方休的心態去比賽, 明知是不可攀過的高牆, 仍會用盡全力爬過它.我們學到不要未開始就先放棄,努力過,也許失敗,就是無侮.

我們這群大叔的一期一會,雖只有短短兩小時,也使我獲益良多.運動帶給我們健康的身體,更喚醒了我們沉睡的靈魂:

只是一場勝負而已,小子們, 我們將會捲土重來

一事無成 文員一名 只想揾個地方寫個字

一事無成 文員一名 只想揾個地方寫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