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去看超級英雄電影大結局,本以為是嘻嘻哈哈開開心心大笑一場,結果是散場時帶着淚水哽咽地離開,旁人見到覺得奇怪,也實在叫我這個中年大叔尷尬不已。流淚,由陌生變成我這幾年間的平常事。

自問小時候也是個「大喊包」,遇到小小問題便會大哭一場,路上跌倒會哭,遊戲輸了會哭,被罰會哭,拗不過別人的歪理也會哭。

踏入中學階段之後,或許是男性的尊嚴,我没有哭了。我爲那羣女同學放榜同哭感到不解,那羣男同學為球賽勝利同哭覺得奇怪。到自己失戀,再在職場上被裁,或是觀看感動人心的電影,我也没有哭的感覺。我曾戲言自己割斷了淚線,所以不再垂淚,那十多年間,我真的没有哭過。

與眼淚重遇,竟在自己的婚禮上。在那歡天喜地的日子,我一直帶着輕鬆、愉快、從容的心態去面對每一個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