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近來愛上一種零食,日本YBC出品的和牛薯片,好味到不得之了。

貌似普通的薯片,放進嘴巴竟散發出陣陣和牛肉味,之後便感受到那種燒烤後過的香氣,閉上眼睛再嚐一片,感覺就如烤好的頂級牛扒放在面前。縱然只是化學味粉做成的假象,但仍叫人停不了嘴,一吃再吃。

我邊吃邊想像,或許數十年後我們再没有真正食物,只有分子料理製造下的藥丸。但回憶起以前,我們對食物的態度已起了變化:

在我的童年時代,父母對食物有一種尊重的態度,所有餐桌上的食物都要食完,絕對不可以浪費。他們會說農夫每天耕種很辛苦,又說有得吃是福份,很多貧人連吃的機會也没有。最有趣的是他們更會說飯碗要吃得乾乾淨淨,一粒不漏,否則會娶豆皮婆。我對這些教條堅信不移,只今仍然沿有這態度去面對每一餐。

「前世未食過呀?又不是没有得吃!」

面對這句如此難聽的説話,令我知世界已經改變。

在這個富庶的年代,不尊重食物的情況比比皆是。我們再不要求孩童把食物吃光,我們寧不處理眼前的主菜而反要另叫甜品。每日眼見女同事把一半自帶的飯盒棄掉,每次飲宴的剩下大量餸菜我只覺得無助和可惜。

也許太易得到令人不再珍惜,但昨日的美德竟成為今天別人的笑柄,我心裡有一點悲哀。

《食神》(1996)

「那間餐廳食評網評分很高,我們要去試!」

「是呀,很多媒體都有介紹,去啦、去啦!」

不知由何時開始,食評網成為我們的美食指標,幾多個笑臉、哭臉,足以決定一間餐廳的生死。味道是很個人的事,單憑别人的相片、批語去決定是否適合自己,對大家都欠缺公平。如果有興趣,倒不如到親身一試,便知是否自己的口味。

我最愛的餐廳是食評網上評詞甚差,但陪我長大的美食亭茶餐廳,我最愛的味道是回家晚飯媽媽親自下廚的味道。

《食神》(1996)

「返屋企吃飯,吃一餐就少一餐,還不重要?」谷德昭導演說

我十分認同這說話,並把它深深放在心坎中。

一事無成 文員一名 只想揾個地方寫個字

一事無成 文員一名 只想揾個地方寫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