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新春, 公司舉行賭局比賽,

不是用錢, 以分數來定勝負

關於賭, 我們一群”中佬” 當然各有理論, 之後便開始背誦當年賭片的對白

“電腦分析,65%係7,35%係J,唔係7就係J”

“朋友你返去印度食蕉啦”

“你睇下個窗出面,睇下見唔見到大嶼山?”

“我這裡有張瑞士銀行的本票,價值三億美圓”

“我除咗講恭喜之外,都唔知應該講乜嘢好”

“後生仔即係後生仔 始終未夠火喉”

正當我們談得樂此不疲的時候, 幾個年幼的同事經過, 似懂非懂, 聽了一會

“我都吾知佢地講乜, 都吾係我地個年代既” 便頭也不回, 絕塵離去

翻查歷史, 賭神是1989年的電影作品, 距離至今已有29年的時間

對他們來說, 沒有看過, 接觸過是可以理解

但對於我們這一輩, 娛樂是比較單向與被動,

到電影院是主打的一項, 是潮流的核心

不少人會到電影院重看一次又一次, 當中的對白便開始傳開去

再之後的錄影帶年代, 我們都會偷錄一盒

以便我們重看再重看, 更會借給他人

這些文化種子開始培植, 不停傳開

當電視上再重播的時候, 已經是無人不識

這是一個世代的文化

看見這些年青人, 不能夠說他們的對錯,

代溝是每個年代必有,

只有可惜, 這個曾經令人驕傲的獨特文化 沒有傳承下去

一事無成 文員一名 只想揾個地方寫個字

一事無成 文員一名 只想揾個地方寫個字